全国24小时免费咨询

15345387286

客服咨询

提供标书策划, 定制审核, 后期修改, 一条龙服务, 只为帮您中标!

大衣哥朱之文首次回应儿子婚变:对网友的众多疑问进行了解答

近期,“大衣哥”朱之文再次登上热榜,但这次的主角不是自己,而是他的儿子和儿媳。随着儿媳陈亚男宣布,同意与朱之文之子朱单伟解除婚约,父母将彩礼等退还给朱家,两人仅存续一年多的婚姻关系结束。朱之文也再次被放到了聚光灯下,为此,13日,新京报记者对话朱之文,对网友的众多疑问一一进行了解答。

大衣哥朱之文独家公开回应。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拍摄 陈璐 制作

“幸福是从和谐团结里走出来的”

新京报:儿子婚变这件事在网络上引起讨论,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朱之文: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不管说好还是说坏,都可能被分析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任何事,顺其自然是最好的。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作任何回应。作为一个长辈,儿子家庭的事情,应该是孩子们自己处理。但说句真心话,我有一个真心,那就是祝陈亚男事业越来越好,祝她幸福,希望她心想事成。

新京报:面对儿子儿媳,你在其中是什么角色?

朱之文:两个孩子之间的事情,我是很少过问的,他们在一起,我光是知道了,就很高兴了。当初是,儿子找了个对象就觉得非常非常好,具体到以后是如何发展的,这些就不太干涉,因为我是做长辈的,而且孩子都是成年人了,他们有自己的处理方式。

新京报:对于儿子儿媳解除婚约情况,你们作为父母如何看待这件事

朱之文:事情既然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尊重年轻人的意愿。作为父母,我们肯定是伤心的,我很羡慕别人家里面,一家人在一起做个饭、擀个面、吃个水饺,家庭能够和和睦睦的,这对我们来说就是幸福的生活了。就像我经常说的,幸福和快乐,就是从和谐、团结里走出来的。

“任何回应的账号都是假的”

新京报:近日有关儿子婚变一事,网络上出现了很多回应,比如经纪人回应、小伟的声明等,这些是真的吗?

朱之文:这些全都是假的,我从来没有授权给任何人,说是我的助理或者经纪人,那些话也都不是我说的。比如小伟这件事,我之前都不知道,后来给他打了电话,小伟说不是他的账号。我也不清楚对方(虚假身份账号)是怎么想的,但确实不是我孩子发布的。

新京报:如何看待这些冒名顶替的账号?

朱之文:那些账号都是往我们家、往对方家泼脏水的,这么做的原因,可能就是为了给自己增加流量。有些人还觉得我没看见,就在网络上胡说。我有时候不知道没办法,一旦把这个事情闹大,我肯定是要报案的。因为有句话说,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可以忍了,因为我不惹事,但同时,我也不怕事,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网络是会留下记录的。

我觉得人不应该做这种事情,不应该为了流量就不择手段,做人,应该实实在在的,要想过好的生活,就应该要学法、懂法、遵法、守法。有这些工夫,还不如多些付出,做一些正能量的付出,比如多种些粮食,给地除除草、松松土,还能多收获些粮食。

新京报:人们会问朱之文到底有多少个经纪人多少个助理面对诸多冒名发声的情况,是否考虑过授权或者开一个账号?

朱之文:自始至终我没把自己当名人。既然我没把自己当成名人,我就没必要成立什么公司,更没必要有助理、经纪人。只要不是我亲自说的话,都是不属实的,近一两年,开始频繁出现我的经纪人,这些都是假的,根本数不清,甚至我都不知道谁是谁。

“只想依靠名气为农村多做点宣传”

新京报:家事被拿出来讨论,对你和家里人带来了哪些影响

朱之文:第一,有人说我是炒作,我不需要炒作,有些都是炒着炒着就糊了。第二,我喜欢平静下来,不想看到这个那个又说我了。因为我一个人,被那么多人说,换谁都受不了。我不想自己因为这个事情上热搜,完全没有必要。说实在的,我心凉了,我就很纳闷,为什么谁说是我经纪人,都能够发出去。

新京报:之前也爆出有人借钱不还、来家里直播围堵的情况,你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

朱之文:粉丝也好,做自媒体的也好,那是人家自己生存的理由,但也不是我本人授权的,只是一句话,做人要有道德,如果没有道德,那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不要只看眼前的一点利益,做人要是不做好事,那就什么都做不成。

比如有些人,说我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比如来找我借钱,我不借,就到处泼脏水,我借了,他就认为我被他骗到了,以后就指着我了。这些人想从我身上得到利益,得不到就胡说八道,这样的人是不想着用付出、用劳动换取幸福,他光知道要从别人身上抢幸福,那这样的人是走不长远的。

新京报:对待自媒体,你有开放的态度,但有些时候他们又会对你造成困扰,这些对你来说矛盾吗?

朱之文:你可以用你的付出、你的劳动来获取幸福,生活方式有千千万万种,可以靠体力劳动,也可以靠技术和知识吃饭,只要你能够走得正确就行。十年来,也有很多人会来村子里看我,人家从老远来村里看我,那是真正喜欢我,我哪怕是不休息不睡觉,我也得和人家合个影,哪怕是录个视频,送个祝福,这些是我的心意。但人是要自己站着吃饭的,少了我朱之文一样能生活。

新京报:大衣哥成名多年遇到今年这样的变化后续有什么新的打算吗?

朱之文:我想趁着现在这个名气,多宣传农村,比如现在冬天了,号召大家注意火灾,或者号召大家做好疫情防护,戴好口罩多通风,为农民做一些事情。而我自己,只希望唱好歌,做好人。因为我唱歌不是为了出名,只是喜欢,就算有一天我被大家抛弃了,我慢慢地退到田间地头不吭声了,那我就给大自然唱歌,给我家的小鸡小鹅唱歌,对着我的画、对着家具唱歌,这也是一种快乐。

(相关采访视频请关注新京报乡里乡外快手号)

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陈璐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贾宁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